草莓视频如何免费观看

现在网上都爆炸了。

不仅仅是因为乔山被警方带走,更有徐振东夺冠的事情。

中医一直处于弱势,往届的交流大会最高记录也就是唐秉勒的第三名,今年直接夺冠,唐秉勒还是第三名。

也就是说前三名,有两位是中医,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中医夺冠,更是从未出现过,后人恐怕也不曾想过的吧。

全国的中医沸腾了,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不管他们认不认识徐医生,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徐医生代表的是中医,这一刻,中医胜了。

“有生之年,见到中医夺冠,我死也无憾了。”

“徐医生针法逆天,据说最后一战,他施针时,连柳正涛等人都找不出病因,柳正涛啊,多么牛逼的人物,连病因都找不出来。”

“中医果然比西医牛逼,毕竟是咱们华夏千年传承,岂能不厉害。”

现在两件事遇到一起,全部沸腾。

网上一片哗然,头条新闻、微博等等铺天盖地都是交流大会上的新闻。

甜美清纯情公主公园外拍美图

徐医生正式登顶华夏医学大师!

举国闻名,远在山区的医生,人民都知道了华夏出了一个厉害的中医徐振东。

即时直播,现场的医生们热血沸腾,还未消散,特别是中医们,期待和徐医生交谈交谈,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对自己的医术有一定的帮助呢。

徐振东已经被医生们围得密不透风,还有记者媒体也在采访。

直接把会长挤出来,一脸无奈的会长想和徐医生再说几句都不行。

“饶医生,恭喜们,这一届可谓是精彩纷呈,中医夺冠,前所未有啊!”会长不能和徐医生说话,只能来找饶国煌。

饶国煌等人和徐医生很熟,先聊聊也是可以的。

“会长大人,谢谢,徐医生身负数门古针法,了不得,未来必定前途无量。”饶国煌嘴角露出笑容,笑的合不拢嘴,仿佛比自己夺冠还开心呢,看着徐振东被众人围堵,笑着说道:

“我们打算提拔徐医生成为中医学会的副会长,专门负责医术输出这一块,其实呢,在江南省中医协会,他就是这个职务,来我们这边,我们也可以给这个职务。而且各方面待遇都会得到提升。”

“饶医生,我正想和徐医生商谈这事呢。”会长看着被人围堵的徐医生,颇为无奈,说道:“徐医生这不是还没进入咱们国家医学会嘛,我打算亲自招他进去,他的目标是医术输出的副会长,但第一次进来就给这个职位,不合制度,所以想先从主管开始,两年内,我必把他升为副会长。”

“确实,徐医生医术惊人,全所未有,但协会也有些会的规章制度,们有特权,从主管做起,但是我有特权,徐医生本来在我们中医协会就威望极高。”

饶国煌骄傲的说着,有种把徐医生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一般。

徐振东一直被人围堵采访,询问之类的,堵了一个多小时。

实在是受不了了,挣脱人群,让罗小宇等人过来帮忙挡一下,终于逃脱出来。

“哈哈哈,徐医生,在交流会上光彩照人,面对媒体记者的追问,还得落荒而逃。”饶国煌打趣笑道。

“饶医生,就笑话我吧。”徐振东实在无奈,没想到刚一从洗手间出来,回到现场就被人堵了,说道:“不知道他们问的哪些问题有多无聊。一个接着一个,我就是七嘴八舌也说不完啊。”

发一下牢骚,这些记者媒体真的太无聊了。

“徐医生,我这里有个事和您商量一下。过来!”饶医生转头走向休息处,同时喊了不少中医协会的医生过来。

大家汇聚一起。

“我们之前做过的承诺还记得吗?现在徐医生已经夺得冠军,咱们是不是应该兑现承诺了?”

饶国煌看着中医协会的人们,和气的说道。

“必须的,徐医生这次算是为咱们中医扬眉吐气,老朽这辈子见到中医夺冠,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老马,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这一次交流大会,不止是徐医生展现了超强的实力,整个神农医院参与的医生,都表现不俗,但是咱们之前说好的还得兑现。”

饶国煌轻轻摆手,嘴角始终带着笑意。

“们背着我密谋了什么啊?”徐振东看着这些老头子们,总感觉不会有好事发生。

“徐医生,别紧张,是好事,好事!”饶国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们之前是商议,如果能听进前三,就提拔为我们中医协会的副会长,专门负责医术输出的。”

“有这等好事?”徐振东有些诧异和惊喜,不过总感觉这几个老头子的话还没说完。

“当然了,这次可是立了大功,现在全国对咱们中医可谓是赞成一片,没有了之前诋毁中医的情况,虽说本次交流大会的医生们都有功劳,但们神农医院的医生战斗到最后,更是夺冠,功不可没,头功得给啊。”

“所以我们给个副会长,也是小意思了,就接受吧!”

说罢,饶国煌拿出一块令牌,一张卡,一个文件夹,递过去。

“徐医生,这里面有代表副会长的令牌,每个月福利和工资的银行卡,还有一些合同协议,看看,如果没问题,那就签个字,就算是我们的副会长了。”

这个确实是好事。

徐振东还是仔细的看了一些协议,确实没有问题,签字、画押!

“好,好!恭喜徐副会长。”

“恭喜徐副会长。”

众人纷纷恭喜,而嘴角更是带着一丝的坏笑。

徐振东有种不祥的预感,看着这几个老头子,总感觉他们不怀好意。

“徐副会长,有个事,关乎在咱们华夏中医协会的荣誉,我得跟您商量一下。”饶国煌轻轻的把手搭在徐振东的肩膀上。

谁知!

徐振东一把推开,一脸委屈的看着饶国煌,说道:“我就知道们不会这么轻易就让我当上副会长,果然没安好心。”

“徐副会长,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怎么就没安好心了。”饶国煌有些无辜的说着,看向几个同伴,同伴们纷纷点头,继续说道:“咱们华夏呢,每年都有出国交流中医的习俗,今年也不例外,就是想让代表咱们华夏中医出国参加交流交流,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

“这个不难吧?这也是咱们中医协会会员的日常事务啊,咱们可不能失职啊。又是今年交流大会的冠军,去最合适了。”

果然没好事!

不过这也不算太坏。

还可以接受。

“什么时候?去哪个国家?”徐振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