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10app官网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万世为王最新章节!

血水洒落在地上,烈仙门这个地方,一时间变得寂静了下来。

王箓收起手中的化祖级神兵,一步步来到姜南近前,而后单膝跪倒。

“谢谢!”

他朝着姜南行礼。

姜南来这里救他,让他感激。

姜南将仁元宗太上长老镇封之后交给他处置,更让他感激。

他明白,姜南知道这里的烈仙门弟子、赵亦子和金耀河因为这人而死,是特意将仁元宗这人镇压了交给他处置,以让他亲手为死去的烈仙门弟子和对他忠心耿耿的赵亦子和金耀河报仇雪恨。

“它日,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他低着头,认真道。

从这一刻开始,他对姜南真正发自骨子里的愿意忠诚,愿意将性命交给姜南。

不再是因为镇奴印,也不再是因为姜南的强大。

清纯气质王艺萌的蕾丝女仆秀高清图片

如今,纯粹是姜南对他的恩德,使他将己身的一切部都愿意奉献给姜南。

“我看重的部下,自然不会让他轻易死去。”姜南道:“起来,不用凡礼。”

王箓于是站起身来。

姜南看着他:“送点东西。”

说着,他抬手,并简直落在王箓眉心,将之前从古墓里得到的古经传给王箓。

这是一部太祖级别的古经,之前,他和易盟合作,送给易盟去参悟的古经,便就是使用的这部古经。

这等古经直接传入王箓的脑海中,当即便是使得王箓脸色随着一变:“这……”

这可是一部太祖级的古经啊,他们烈仙门的最强者都未曾有机缘得到一部,宗门内的最强古经也只是化祖级别,可如今,姜南就这般传给他一部太祖级古经。

“可以修炼,也可以传给认为绝对可以信任的人。”姜南道:“并非白白传给,我说了,是我看重的部下,它日,我或许会创教,那时,加入过来。”

王箓闻言,顿了顿,用力点头。

“好!”

他认真道。

姜南对他有救命之恩,也有知遇之恩,它日,姜南若创教,他必定会前往。

至于烈仙门,他也承了烈仙门不少恩情,在烈仙门内得到诸多的资源,也受到了烈仙门一些强者的赏识,他有今日的成就,也和烈仙门的关系,非常的大。

对此,他都铭记在心。

未来,姜南若创教,他会加入,在这之前,他会竭力的为烈仙门贡献力量。

否则,它日,他若脱离烈仙门,会心有不安。

姜南点头,笑道:“我看好,努力提升修为,我若创教,第一时间通知。”

“那时,必定第一时间赶至!”

王箓郑重道。

姜南点头,于这个地方,和王箓又简单的聊了一会,随意和王箓告别。

“走了。”

他挥手,径直踏出烈仙门立于这个地方的营地,没过多久便是走出了很远。

走在这十七重天上,他思索着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以他现在的化祖初期修为,配合莲印神眼和十倍战力,在太祖级之下,他已经可以做到绝对的无敌。如此,继续留在这片天地磨砺,是否难以有大进步了?

是否,应该踏上三十三重天了?

“轰隆!”

就在这时,苍穹忽而震动,一团火球朝着地面极速落来。

只是眨眼间而已,这光球便是落到近前。

姜南迈步,横移开丈许远,避开这团火球。

下一刻,火球落在地上,发出轰隆一声大响,将地面砸出一个三丈多的大坑。

一缕缕的烟尘自大坑里升腾而起,同时,也有咳嗽声传出。

随后,一道身形从其中爬了出来。

这是一个少女,看上去大概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这个时候灰头土脸的。

姜南有些发怔,抬头朝天上看去。

这天上怎么还掉下一个人来了?

几乎是在他发怔的这个时候,少女也发现了他,一晃便是跳了过来。

“这里哪儿?”

少女灰头土脸,很是狼狈,但是却也依旧难以掩盖她的美丽容貌。

虽然无法和叶倾舞相提并论,可也远远不是其它女子可以相比。

就姜南而言,他修行至今所见过的女子中,除了叶倾舞以及之前在这第十七重天的迷踪魂谷内所见到的那个红衣女子外,就这个少女最漂亮了。

最为主要的是,他在这个少女身上感觉到了非常特别的气息。

“十七重天。”

他说道。

说着这话时,他暗中以神识扫了一遍少女,而后眼中不由得有微光划过。

他如今的修为可是处在化祖境,但是,以神识扫视,却难以捕捉到少女的修为境界,在他的感知中,眼前这个少女,完是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一丝差别。

但是,他也很清楚,对方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

普通人能从天上落下而不死吗?

不可能。

听着姜南的话,少女一怔,而后露出喜色。

“到了!本姑娘到了!”

她显得很是欢喜,双手都不由得握起了小拳头。

姜南顿了顿,绕开对方,继续朝前方走去。

这个少女让他觉得好奇,不过,他却也难得去多问什么。

毕竟,这个少女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少女见着他走,当即跟了上去。

“干嘛?”

姜南停下脚步。

“不干嘛不干嘛。”少女笑嘻嘻的摆手,而后又道:“那啥,是一个人吗?”

姜南看着她,随口道:“觉得,我哪个地方不像是人?”

少女翻白眼:“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孤身一身,如今没有同伴在身边?”

姜南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他哪里会不知道对方之前的话的意思?不过是突然想到了之前地球网络上的一些小段子,不由自主的飚出这么一句话来,而说完后,他也感觉着很无语。

总觉得有些傻。

“喂喂喂,是不是一个人嘛。”

少女继续跟上去。

“是又如何?”

姜南边走边道。

少女一喜:“是就好了嘛。”她说道:“我也是一个人,我们结伴而行好不好?”

“不好。”

姜南想都没想就开口。

这少女怎么看都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来历不明。

他可不想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跟着自己行动。

“哎呀,这个人,怎么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这可是不讨女孩子喜欢的!”少女跟上去,很是自来熟的介绍道:“我叫安悦悦,叫我悦悦就好,呢?”